如果爱,请深爱,爱上了,就不要轻易说放弃

2018-10-07阅读
//5b0988e595225.cdn.sohucs.com/a_auto,c_cut,x_23,y_0,w_767,h_511/images/20181007/07dc33add0ea4eeda6db868082bce007.png

我不敢说我平日对你对你有多好,但关键时刻,我可以把后背交给你,你可以把性命交给我,这就是兄弟。

王俊和沈岩是好朋友,自小一起长大,同时参军,一起退伍。王俊人如其名,英挺俊朗,性跳脱活跃,多言善辩。沈岩略年长,身量中等,敦实健壮,性沉稳温和,寡言少语。二人退伍后相继结婚,两人的太太也是同学闺蜜,沈岩先得一子,王俊先得一女,隔年后王俊又得一子。沈岩太太李萍是个川妹子,个子娇小,性子泼辣,有时朋友聚会时常在太太帮闲聊时数落抱怨,嫌沈岩木讷不争。对此沈岩却少有争辩,常憨然一笑而过。王俊对此却有不忿,认为李萍不给沈岩面子,有时就故意刺她几句,二人常因此拌嘴,虽有沈岩和王俊太太柳芸说和,但彼此都有点看不顺眼。

王俊退伍后不久不耐工厂单调转而下海经商,几年下来也是小有所成,但商场如战场,风波险恶,诸事繁杂,王俊有时也感劳心疲惫。柳芸工作虽然比较清闲,但是一个人带两个孩子,亦是辛苦烦劳,时间一久,夫妻龌龊渐生,时有争吵。一日夫妻大吵之后,王俊气闷之下,摔门而出。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生死契阔,与子成说。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
王俊拉了沈岩喝酒,言及夫妻间矛盾,大倒苦水。沈岩少有插话,只是陪着乙喝酒吃菜。酒酣之时,王俊说的兴起,言道:“我在外受苦受气,劳心劳力,回到家后还被她数落唠叨,这也罢了,明明没影的事,她也疑神疑鬼问东问西的,这日子没法过了,干脆一拍两散!”沈岩闻听此言,原本一直微笑的脸上笑容渐敛,看着王俊若有所思,王俊初时不觉,尚自言说分开后如何如何自由,突觉气氛有异,抬眼见沈岩面色肃然,有点茫然的问:“怎么了?”沈岩问道:“是真心话吗?”王俊下意识点了点头。沈岩略沉吟下问道:“你我关系如何?”王俊惑然而答:“一辈子的兄弟啊?我们穿开档裤就认识了吧?”说着热血上头,一墩酒杯说道:“我们是可以挡枪的老铁啊!还记得那次演习吗,要不是你反应快,我恐怕不死也得去半条命!”沈岩摆了摆手,道:“过去的事老提它干嘛。”淡淡的笑了笑,低声道:“挡枪?一辈子。。。”王俊见沈岩似有不信之意,有点不快张口欲言,但沈岩的下一句话让他愣住了,沈岩盯着他的眼睛道:“可是柳芸已经为你挨了两刀了啊!”

王俊愕然后脸色渐变,颓然坐下,柳芸体弱,两个孩子生产时皆是剖腹产,生第二个时,已是高龄产妇,很危险了。沈岩缓缓转动着面前的酒杯,眼睛凝视着淡黄色的酒液,说道:“李萍性子急,嘴巴不饶人,我知道你总觉得我好像太惯着她。她怀孕的时候,我妈曾经说,女人生孩子,命在半天飞。一个女人肯为你生孩子,也算是把命交给你了......”说到这,沉默了一会儿,将剩下的半杯酒一饮而尽,抬头看了下壁钟,站了起来,拍了拍王俊的肩膀,语重心长的道:“兄弟,我知道你有被误解的委屈,但是这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呢?说再见容易,能忍受误解的坚持才应该是男人该有的担当啊!不早了,再晚回去老婆又要唠叨了?”说完转身离去。当晚王俊喝的大醉,拉着酒店老板的手流着泪一个劲说“对不起......”

那一晚之后,王俊夫妻仍偶有争吵,但不管对错,王俊总是会在冷静后主动道歉,再也没说出分手的话。而不久后当晚发生的事,传到了李萍的耳中,李萍闻听后泪流满面,自此再也没有在人前道沈岩的不是。

如果爱,请深爱,爱上了,就不要轻易说放弃。闹别扭了,可能会难受一阵子,但是放弃了,就可能是后悔一辈子了。

Powered by 搜狐快站